<progress id="hrwgm"></progress>
<samp id="hrwgm"></samp>
  • <input id="hrwgm"></input>
  • <ol id="hrwgm"><blockquote id="hrwgm"></blockquote></ol>

    <strong id="hrwgm"></strong><span id="hrwgm"><blockquote id="hrwgm"></blockquote></span>
  • <optgroup id="hrwgm"><li id="hrwgm"><source id="hrwgm"></source></li></optgroup>
  • <ol id="hrwgm"><blockquote id="hrwgm"></blockquote></ol>
    <ol id="hrwgm"></ol>

    仿站低至300元,新聞自媒體

    京東白條套現方法專家解讀背后原因

    王者榮耀/2018-11-06/ 分類:百科知識/閱讀:
    去杠桿下的 東方園林 來源微信公眾號:天下公司 最新財報顯示,東方園林營收和利潤均在下行,尤其是應收賬款和存貨仍然居高不下,一旦發生大額減值,后果更為嚴重。 本刊特約作者 蔣豹/文 對習慣了只要利潤不需要現金流的民營環保企業來說,2018年不好過。東 ...

      去杠桿下的東方園林

      來源微信公眾號:天下公司

      最新財報顯示,東方園林營收和利潤均在下行,尤其是應收賬款和存貨仍然居高不下,一旦發生大額減值,后果更為嚴重。

      本刊特約作者  蔣豹/文

      對習慣了只要利潤不需要現金流的民營環保企業來說,2018年不好過。東方園林(002310.SZ)是代表之一。

      5月21日,東方園林發布公告稱,原計劃發行的10億元債券,最終發行規模僅為0.5億元,受此影響,當天股價便直接下跌4.01%。這進一步加重了公司的危機,5月25日被迫發布臨時停盤公告,宣布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

      停盤一直延續到8月27日,即使董監高及時增持,但是開盤后的東方園林依舊難掩頹勢,以10月16日最低價7.34元/股計算,相較當日停盤時15.03元/股的價格,其股價也已跌去一半。

      曾經風光的東方園林怎么了?

      究竟有沒有造血能力

      東方園林的主營業務從最開始的園林工程到2015年興起的PPP項目工程,均是前期需要大量墊資的業務模式,東方園林的經營現金流量凈額從2015年介入PPP開始,逐年好轉。2013年至2018年上半年,實現凈利潤分別為9.0億元、6.4億元、6.0億元、13.8億元、22.2億元和6.6億元,同期的經營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6億元、-3.0億元、3.7億元、15.7億元、29.2億元和4.3億元,凈現比由2013年和2014年負0.29和負0.47逐年好轉,2017年已經為正1.32,遠好于一般性企業了。

      難道PPP項目拯救了公司的經營現金流,這不合常理。原來東方園林設立PPP項目的SPV公司時,即使出資比例達到90%也沒有并表。東方園林設立SPV公司需要支付股權投資款,計入投資支付的現金,隨著PPP工程的不斷開展,東方園林按照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SPV公司按照進度向東方園林支付工程款。在不并表的情況下,SPV支付的進度款形成了東方園林的經營活動現金流。也就是,錢是東方園林作為投資款投資設立SPV公司的,然后SPV按照進度把錢再支付給東方園林,等于繞了一圈,自己的錢流出去再流回來。

      一般的企業,投資流出的現金一般構建固定資產支付的現金,但是東方園林不同,其投資流出的現金基本是投資設立SPV公司支付的現金,2013年和2014年為零,從2015年開始逐年增加,2017年投資支付的現金高達46.45億元,2018年上半年也高達16.87億元。

      不并表是否合理,暫無統一說法。東方園林曾提到:對PPP項目公司股權投資款不符合傳統意義上的股權投資款,PPP項目公司是一種特殊目的的公司,東方園林對其不能控制,不納入合并范圍。也就是說,PPP項目運營收入占比低的都不會并表,即使股權控制比例在80%以上。

      但是不并表并不是PPP項目的絕對歸宿,鐵漢生態(300197.SZ)就選擇全部并表,因此,其經營現金流量凈額就非常差,2015年至2017年分別為-0.57億元、-6.27億元和-8.55億元。

      并表與否主要還是看企業自身的認知和選擇,主要是看公司選擇經營現金流還是利潤。并表的PPP項目(鐵漢生態模式),投資時計入長期股權投資,確認收入時增加資產負債表的長期資產(長期應收款或無形資產),可以減少應收賬款的壞賬準備,減少資產減值損失,增加凈利潤,但無法改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不并表的PPP項目(東方園林模式),投資時計入長期股權投資或者其他非流動資產,確認收入時,增加應收賬款,增加應收賬款的壞賬準備,降低凈利潤,但是重塑現金流量表。

      所以,雖然東方園林近幾年的經營現金流量改善明顯,但只是PPP項目選擇不并表的會計處理帶來的,是PPP項目其本身的業務特性,東方園林暫時還沒有明顯的造血能力,造血能力也沒有改善的跡象。

      拿單王狂奔

      2014年是東方園林最困難的年度之一,那一年東方園林實現營業收入46.80億元,同比下降5.91%,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48億元,同比下降27.17%。當時,園林景觀業務陷入困局。

      2015年,PPP剛剛問世,好多公司還在觀望,而東方園林則加足馬力快速進入,幾乎以一周一個訂單的速度刷新著市場投資者對PPP的改觀,成為市場拿單王。等到2015年年報出來時,市場才發現高速增長的東方園林回來了,股價也由低谷上漲2倍之多。東方園林的中標金額由2014年的123.37億元一躍而至2015年的391.42億元,頂峰2017年則到了763.21億元。

      如果沒有這次越演越烈的去杠桿風波,2018年,東方園林拿單金額預期是1000億元。在市場杠桿收緊之時,東方園林并沒有明顯停下拿單、投資的腳步,但已有所放緩。投資支付的現金代表著東方園林設立SPV公司的金額,可以看到,2016年二季度單季度投資額只有1.02億元,但是2017年四季度投資額高達20.99億元,而到了2018年一季度,已經下降至14.49億元,二季度只有2.38億元。5月份的發債失敗已經大大影響了公司的投資進度。

      自身造血能力弱,拿單金額卻不斷增加,投資金額也逐漸擴大,在2018年上半年去杠桿達到一個高峰時,一切戛然而止。

      飲鴆止渴的危廢處置業務

      相信東方園林也知道自身造血能力弱,而且沒有停止過自救的腳步。2015年9月,公司以2000萬元收購金源銅業100%股權,以1.42億元收購吳中固廢80%的股權。10月,公司以14.64億元收購申能環保60%股權,這些標的都是危廢公司。

      為什么布局危廢處置公司?一是行業發展空間大,全國最大的危廢處置公司東江環保(002672.SZ)的處理產能只有160萬噸,而市場總規模約6500萬噸以上,行業集中度極低,前十位企業的處理能力之和僅占比6%,也就是說,危廢處置是一個朝陽行業,很多企業還沒來得及走馬圈地。二是因為危廢處置行業的經營現金流非常好,是TOB的業務模式,不像東方園林主要客戶是政府,因此現金流更有保障,東江環保2015年至2017年的經營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28億元、6.90億元和6.71億元,基本是凈現比大于1。

      于是從2017年年報開始,工業危廢處置、水環境綜合治理和全域旅游構成了公司的三大板塊,2017年,危廢處置業務實現營收15.04億元,同比增長23.66%,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9.88%。而且,公司取得工業危險廢棄物環評批復為126.45萬噸,僅僅用三年的時間,規模已經接近行業老大哥的東江環保。

      東方園林擴大危廢處置業務是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是并購,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分別收購了4家和5家危廢處置公司;一條腿是新設,2018年上半年新設6家危廢處置公司。但是不管是并購還是新設,都需要大量現金。而且,反映到資產負債表上來,收購體現的是商譽,商譽余額由2014年的0.99億元增加至2015年14.90億元,2017年商譽余額減少是因為處置了商譽余額高達12.75億元申能固廢,否則截至2018年上半年,商譽余額將高達40億元。新設則體現在在建工程科目上,2018年半年報顯示,在建工程投資額預算高達17.20億元,主要為危廢產能支出。

      如果成功轉身,經營現金流好的危廢處置業務可以產生源源不斷的現金流,支持公司的再次擴張。可是前提是需要支付大額的并購資金和新設資金,在2018年去杠桿時反而成了飲鴆止渴。

      自救正當時

      2018年東方園林復牌之后,股價依然往下走,同時其資金鏈將要斷裂的傳聞四起。10月16日更是傳出了北京證監局召集債權人會議,東方園林控股股東表達了積極還款的意愿并提出了具體的償債計劃,而絕大多數債權人表達了支持公司穩定發展的意愿。如此關鍵時候,公司財務負責人周舒辭去職務,也讓人浮想聯翩。

      8月以來,公司更是與多家銀行分別簽訂60多億元授信額度,雖然跟一汽集團1萬億元的授信額度沒得比,也是提振了市場的信心。

      東方園林不得不選擇出售股權來獲取現金。先是擬以環保集團(主要是危廢公司)49%的股權與農銀資本實施債轉股,降低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同時,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凱也擬出售公司10%的股權引入央企或者國資,降低資產負債率。

      那么,東方園林能走出這次債務危機嗎?從監管部門及主要銀行給出的信號來看,東方園林不會像環保業的有些公司一樣破罐子破摔,債務危險似乎在一步步解除。但是各位投資者仍需關注后續股權轉讓事項的進展。

      債務風險加劇已經影響了公司PPP業務和危廢處置業務的推進,進而影響公司的收入和利潤,反過來還會影響公司的估值和股價。東方園林三季報顯示,單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1.86億元,同比減少12.7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3.11億元,同比減少22.07%,經營現金流量凈額-3.84億元,收入和利潤已經開始下滑。

      同時,截至2018年三季度,東方園林應收賬款高達99.76億元,較半年報繼續增加8.65億元,存貨余額高達142.21億元,應收賬款和存貨將是東方園林的阿喀硫斯之踵,一旦發生大額減值,這對于凈資產只有122.76億元的東方園林來說肯定是滅頂之災。

      去杠桿之下,抄底需謹慎。

    TAG:
    閱讀: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京東白條套現秒到專家解讀背后原因
    廣告 330*360
    廣告 330*360

    熱門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廣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聞自媒體
    西西大事件新聞網
    微信二維碼掃一掃
    關注微信公眾號
    新聞自媒體聯系QQ:327004128 郵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西西大事件新聞網 版權所有
    二維碼
    意見反饋 二維碼
    马会传真绝密资料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