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八个关键词盘点2018互联网:寒冬已至 也有惊喜

王者荣耀/2018-12-30/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2018年最后两天,我坐在星巴克写稿,盘点科技互联网行业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什么。在北京,咖啡馆里讨论创业的少了,人们聊的都是如何给客户一份更好的方案,以及哪些公司又裁员了。 在经济周期下行的日子里,谣言和恐慌总是更容易传染,这是一种普遍情绪。星巴 ...
  2018年最后两天,我坐在星巴克写稿,盘点科技互联网行业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什么。在北京,咖啡馆里讨论创业的少了,人们聊的都是如何给客户一份更好的方案,以及哪些公司又裁员了。

  在经济周期下行的日子里,谣言和恐慌总是更容易传染,这是一种普遍情绪。星巴克里谈话内容的转变只是万千变化的一个缩影,毕竟,连星巴克本身都面临瑞幸的直接挑战。

  用单一词汇描述过去一年是片面的。2018年对互联网公司来讲,是风云变幻的一年。FT发表文章称,2018年是互联网巨头开始突围。这种巨头突围、市场环境作用到创业公司和个人身上,都变成了滔天巨浪。有公司倒下,也有公司融资;有人被裁、也有人升职。2018年,互联网行业这8个关键词,与你我生活息息相关。

  变革

  阿里的口号“拥抱变化”用来形容2018年再合适不过了。

  2018,巨头公司最先嗅到市场的信号,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腾讯在被批评没有梦想、以投资代替创新之后,把7大事业群变6大,成立新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押注AI和5G,把眼光放到“备战未来20年”。据界面新闻了解,在别家公司都裁员的大背景下,腾讯反而由于新业务和老部门整合,产生了诸多新职位空缺。

  此番变革的背景是,今年以来,腾讯股价跌幅已逾20%,自高点以来跌幅甚至已超30%,市值最高缩水逾万亿港元。而此前连续14次出手回购,也依然没能稳住股价。    马化腾最近的一篇公开信中提到:“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没有产业互联网支撑的消费互联网,只会是空中楼阁”。以上种种,都表明了腾讯改革的决心。

  CSIG总裁汤道生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详细阐述了腾讯这一轮组织架构调整的决心和信心。“这次的调整,就是想原来不同的团队融合在一起,有更清晰的方向,大家一起合力为行业打造解决方案。我们要以客户为中心,做的一系列事情都围绕行业客户来展开,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全力以赴。”

  至此,产业互联网成为每家公司都提的关键词。它顺承了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提出的“互联网+”,在互联网+成为社会共识之后,腾讯这家to C起家的公司,开始真正地重视to B业务。

  阿里巴巴在这一年也没有闲着。马云退休成为当之无愧的年度热搜,虽然马云在公开信中给了一年的缓冲时间,但阻挡不了外界对阿里巴巴下一任掌舵者张勇越来越高的期待。从2018年9月10日开始,阿里正式进入“准张勇”时代。虽然马云仍然活跃在各大论坛,但阿里集团正在逐渐习惯没有马云的日子。

  2018年双11,张勇带着阿里巴巴跑出了2135亿的好成绩。双11除了关系到阿里的业绩、中小商家的口袋,还被架上了中国经济晴雨表的高度。

  张勇动作比想象中来得更快。11月26日,张勇宣布了新一轮近几年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被调往蚂蚁金服,外界对此猜测颇多。

  除了强化云服务在市场中的强势地位,从本次调整中可以看到,阿里巴巴正在越来越重视本地生活服务;张勇对权利的把控也越来越强。原天猫事业群总裁靖捷的权力被分散,和猫超负责人李永和、天猫国际刘鹏一起向张勇汇报。

  阿里内部人士在接受36氪采访时说,最近的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不仅是“晴天时修屋顶”的一次调整,还是面向未来,对整个集团组织人才的一次升级。

  同样有组织架构大调整的还有流年不利的滴滴。

  2018年,滴滴多次经历生命安全问题(司机和乘客都有),被交通部等各部委约谈,做了多次整改。除了“水逆”,我想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这样一家准上市公司度过的悲惨一年。截至到2018年10月,相较于年初,滴滴估值已经下降了7%,到500亿美元。

  12月5日,醒过来的滴滴开始了整合。滴滴核心业务和多部门都进行了调整。其中,专快车事业群、豪华车事业部合并,成立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原小桔车服和汽车资产管理中心(AMC)合并,升级为新车服,成立车主服务公司。

  同时期,哈啰也宣布完成近40亿元新融资,哈啰开始布局四轮业务,正面杀入滴滴战场。这轮融资的背景是,ofo遭遇用户挤兑押金事件,摩拜创始人胡炜玮正式离开摩拜。在市场认为共享单车市场即将画上一个句号时,哈罗的融资告诉大家,我们还在,同时证明了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的有效性。

  从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变革上你看到了什么?又领悟了什么?腾讯在变革前夜股价正处于持续下降阶段;阿里的股价,在双11之后也触到了年度最低阶段,可是大公司有余粮,有不惧变革的决心。这一点放到个人身上同样适用。    衰败

  衰败也成为2018年科技圈的常态。大公司有变革的资本,可是中小公司,它们一方面无法承担变革的成本,另一方面或许还未来得及变革就已经倒下了。提到这个关键词,我们最先想到的是手机行业。

  2018年是锤子科技走向没落的一年,最近的坏消息尤其多。先是传言发不出工资、锤科数码高层换血,罗永浩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到最近的锤子数码科技招商银行账户被冻结,余额仅剩450万。

  理想主义的代表罗永浩最终也走下神坛。锤子科技熬过了第一代ROM延期、熬过了T1产能跟不上、熬过了坚果系列的妥协、熬过了数次融资难题,却没有熬过2018年的冬天。逆势推出的TNT工作站不仅没让资本方满意,更伤透了锤粉们的心。

  根据2018年Q3国产手机出货量榜单的数据显示,在总出货量2.1亿部的情况下,锤子手机只卖出了58万部,排在第22名,销量还没有联想手机的零头多。

  罗永浩是最具情怀的产品经理、他也慢慢摸清了手机供应链的门道,身边聚拢过钱晨、吴德周等手机圈子的大神,曾有过辉煌的高光时刻。用过锤子手机的人都知道,它是罗永浩在商业环境下妥协的产物,罗氏微创新也确实在行业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锤子手机却一直不是一款好产品。

  用过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发热、续航、售后、以及突如其来的死机,都会让粉丝用户崩溃。

  回想他之前说过的话,“我也没打算一下就灭了苹果,先是三星、LG、索尼、HTC、OPPO、魅族……”让人不免唏嘘。不过,即使是在最近艰难的时刻,罗永浩也没有搞区块链发币、或者搞会员预售,没有做生态化反,还算是良心企业家。

  同样沾上“衰败”两个字的,是金立董事长刘立荣。界面新闻记者在复盘金立的死亡之谜时,刘立荣的在赌桌上欠债超过百亿的事实浮出水面。股东们推测过,刘立荣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但赌博地点不是在香港、澳门,而是在塞班。

  刘通常给人的形象是温文儒雅,欠了巨额赌债直至拖垮这家老牌手机公司,让观众哗然。刘立荣随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曾亲口承认输掉了十几亿的事实。2018年,金立集团总负债超过200亿,一年前这家企业净利润还高达7.6亿元。几年前,冯小刚代言的金立手机靠谱的形象还历历在目。

  2018年12月5日,金立破产清算案已确立管理人,进入债权申报阶段,确定2019年4月2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目前,金立拖欠货款的大小供应商合计有400家以上,合计欠款在50亿元左右。不知道这些供应商们要如何度过这个冬天。

  小程序

  如果说2017年还是小程序的元年,2018年已经成为小程序的爆发之年。

  2017年1月9日,小程序发布在万众瞩目中发布,占据了舆论的风口,也经历了不少起伏。在张小龙的计划里,小程序是为用户的“用完即走”体验服务的,但却慢慢变成各个互联网产品的标配。

  最先动手的是支付宝。2018年9月,低调公测了一年的支付宝小程序正式上线。

  其负责人管仲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说团队的精力主要花在两件事上:其一是把支付宝小程序的技术基础和商业化打扎实,其二是明确自身的定位、能力和差异化。下图是支付宝做小程序的整体逻辑。支付宝的优势是强运营+差异化。    支付宝说,在一年低调公测的时间里,一共有2万多个小程序参与,聚集用户数超过3亿。数据显示,目前支付宝小程序日活用户已经稳定在1.2亿左右,平均7日留存率实现了29%。

  迄今推出的小程序类目包括工具、零售、生活服务、旅游出行与交通、公益、金融、教育、医疗、政务等九大种类,这些类目小程序的平均成交转换率也达到10%到20%之间。可以说,支付宝小程序是除微信外做得最好的一家。

  百度也不甘落后。2018年7月4日,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副总裁沈抖宣布,智能小程序正式上线。两个月后,9月25日,百度App业务部总经理平晓黎在北京宣布,百度智能小程序开放申请,开发者即日起可报名。

  11月1日,百度宣布成立智能小程序开源联盟。首批联盟成员包括爱奇艺、bilibili、快手、墨迹天气、携程、万年历、58 同城、百度地图、好看视频、DuerOS、Apollo 等十多个 App 和平台,他们将陆续通过智能小程序平台构建各自的小程序生态,共同赋能开发者。

  紧接着,9月17日,今日头条正式发布小程序。11月17日,在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头条小程序终于正式上线。

  至此,BAT三大互联网巨头及领衔后起互联网之秀的头条,均已完成小程序的布局。新一轮小程序流量和风口大战已经拉开。

  但巨头涌入的同时,开发者却开始退却。有小程序创业者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团队已经放弃了小程序开发。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直接表示,从今年三季度开始,他们就已经暂缓了对小程序领域新项目的投资,而转投向教育、消费、深科技等领域。

  2018年,是各家小程序突飞猛进,却也是洗牌最惨烈的一年。小程序平台太多,开发者不够用了。甚至有部分开发者喊出了”逃离小程序“的口号。

  反腐

  反腐是2018年互联网公司的又一大关键词。

  反腐浪潮格外受到重视是从优酷总裁杨伟东被查开始的。12月4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在杨伟东被带走之前,优酷内部也有个别中层管理者因贪腐问题被警方调查,整个调查持续时间至少在半年以上。

  还在调查中的案件就公开发布消息,这在阿里巴巴集团中并不多见。杨伟东最后一次在媒体面前亮相就在5天前。据公开数据统计,阿里在7年内已经“下课”了6位高管,可见反腐力度之大。

  阿里特意强调,杨伟东与娱乐圈纳税问题无关;12月4日晚间,又有腾讯科技爆出,阿里大文娱花钱如流水,一个月的报销额度达到了20万。

  20万的月报销额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的高管来讲,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侠客岛分析杨伟东事件,指出了互联网公司大力反腐的原因。

  中国目前部分互联网公司的显著特点是重“模式创新”,依靠人口优势,以流量为王,通过不断的融资、烧钱来“买流量”“抢地盘”。头部公司掌握着“流量命脉”,在相关位置上的人员就会掌握特殊的权力,导致腐败的滋生。

  11月12日,凤凰网反腐邮件曝光,多人侵吞财务及受贿被停职审查;12月3日,美团点评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宣布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种种迹象表明,互联网公司反腐风暴,正在来袭。

  再往前,2016年的百度副总裁王湛和李明远等人因为涉及贪腐而从光鲜的高管职位上离开,2015年腾讯“千里追讨非法受贿”,打掉了已经是阿里巴巴副总裁的腾讯前高管刘春宁。

  据《第一财经周刊》报道,如果公司在收入灰度上的理想状态是1,大部分公司的灰度都在1.1-1.9之间。

  一方面,互联网公司需要高速发展,在关键岗位上有关键人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发展中的毒瘤,是互联网公司眼中无法揉进去的沙子。各家互联网公司采用了不同方法解决腐败问题。

  2017年3月,百度宣布前任百度公司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涉嫌贪污,在担任百度大客户经理时,违规给某渠道代理商提供帮助,谋取利益。这是至今为止百度反腐下马的第三位副总裁。

  百度内部建立“纪委”——职业道德委员会,对公司内部的员工进行反腐行动,该部门招聘的一般都是拥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曾供职公检法等部门的人,可不经过各业务部门直接开展相对独立的调查,向职业道德委员会汇报工作,并且在各个分公司设立分部。

  阿里也有类似的“廉政部”,工作的中心就是推进市场的透明化和公平,防止腐败行为的出现。“永不行贿”就是马云的人生格言,也是阿里巴巴企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2009年阿里出台《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用以规范其员工与客户、业务伙伴、股东在业务关系中的行为。

  腾讯有专门的反舞弊团队和六条触不得的“高压线”,反舞弊团队负责整治内部腐败,其主要职责是受理有关舞弊问题的投诉,并进行相关调查取证。

  六条触不得的“高压线”即故意虚假报帐、收受回扣、泄漏公司商业机密、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打听或泄漏薪资等保密敏感信息的行为,一旦触及高压线,轻则解除劳动关系,重则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即便员工离职也不肯放弃,不将贪腐员工送上法庭绝不善罢甘休。

  正如马云所说,”这是公司成长中的痛苦,是发展中必须付出的代价。“

  泡沫

  “和魔鬼共舞的时候,你只能等待音乐的结束。”2018年,许多之前被吹捧出来的泡沫,被寒冬扎破。

  区块链技术引起的炒币风潮是最大的一个彩色泡泡,这个泡沫由李笑来、薛蛮子等大V站台鼓吹、由媒体放大、到投资公司创业者涌入,最后以韭菜被割而戳破。

  区块链技术本身无罪,但假借这项技术进行ICO发行,诓骗投资者的财产,是在作恶。2016年底,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才177亿美元。2018年1月8日,总市值高达8139亿美元,而11月底又跌破1400亿美元。

  市场太热了。从年初峰值的1.73万美元跌到12月份的3200美元,许多“空气币”的价格从五块钱掉到了一分钱,甚至趋近于零。加上中国监管趋严,币圈一片惨淡。很多币圈大佬不再为数字货币站台。    2018年,界面新闻曾专访过币圈大佬李笑来、徐明星。李笑来说,金融是实体经济的体现。金融不可能脱离实体经济存在的。区块链一定会驱动实体产业,但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驱动,现在还不得而知。两者的共同点是,他们现在都不再为单一的数字货币站台,转而到谈论行业。

  与币圈浮躁的氛围相比,区块链的发展反而稳中有序。

  工信部的区块链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主营区块链业务的公司已达456家。行业应用服务类公司数量最多,其中主要为金融行业应用服务的公司数量达到86家,主要为实体产业应用服务的公司数量达109家。

  此外,区块链解决方案、底层平台、区块链媒体及社区领域的相关公司数量均在40家以上。BAT也在布局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最先解决的是电子发票。12月11日,微信支付商户平台上线区块链电子发票功能。商户省去了以往申请税号、设备等环节,而消费者在完成微信支付之后,可一键在线开具发票。

  徐明星在采访中也强调了这一点,他说,”这几年。ICO这种泡沫已经过去了,随便弄个白皮书,发币赚钱,已经行不通了。其实我们还是更面向技术和应用。它里面的标准很简单,团队、产品,跟传统项目没有本质差别。这不是一个支持ICO的孵化器(指B-Labs),这是一个支持区块链技术研发的孵化器。“

  同样可以被形容为泡沫的还有共享单车。

  描述共享单车战局的故事已经太多了。ofo创始人戴威曾被资本捧上了天,在2018年被砸下来时,也丝毫不留情面。ofo和摩拜都用资本的钱过快地烧出了市场第一、第二的份额。可最终,一旦烧钱停下来,摩拜被美团收购,ofo一地鸡毛,成为一个债台高筑的大坑,没有人接得动这个盘了。泡沫破灭后,留下的还有无数的城市垃圾。

  行业第三哈啰或许不同意这个观点。

  对哈啰来讲,他们刚刚完成40亿元新融资,春华资本、蚂蚁金服联合领投。在这个冬天,这是为数不多的好消息。对哈啰来讲,共享单车2.0版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流血上市

  没有把IPO作为年度关键词,是因为2018,舍弃估值而“流血上市”的创业公司实在太多了。

  几乎每隔几天,就能传来一家公司上市的消息。最夸张的是在7月12日,包括映客在内的8家公司于同一天在香港上市。港交所4面锣,被8家上市公司站满。

  这8家公司分别是:映客、齐家网、指尖悦动、弘阳地产、天立教育、人和科技、恒伟集团,来自互联网、建筑、汽车等多个行业。

  为方便科技股上市,港交所开始考虑打开“同股不同权”的闸门。这波上市浪潮是继2000年、2014年后,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次上市大潮。

  回到2000年的纳斯达克,随着美联储连续6次加息,市场流动性收紧,互联网泡沫迅速破灭——新浪流血上市,紧跟其后的网易搜狐也没能幸免。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迅速反映在了股价上,以网易为例,网易上市即破发,并在其后的一年内市值蒸发了90%。

  当下的市场流动性收紧得和2000年一样明显。

  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宣布了7次加息。美元利率回到2%的整数关口,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重回此心理敏感点位。美元带动着全球市场流动性收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投资公司很难再找到慷慨的基金了。没有了基金公司的资金支持,投资公司本身也就没有钱大把地投给创业者。

  全球市场流动性收紧的影响从基金到投资公司逐层传递给了创业者。大批在2014年左右投资互联网公司的背后的投资基金进入3-4后的退出期,换句话讲,这些投资人要把之前投的钱连本带利地要回来了。创业者急需要求去二级市场上市变现。

  CVSource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中国融资企业数量呈一条急速向上的曲线。在2014年经历了井喷之后,2015年融资企业数量高达9428家。但在2016年,融资企业数量回落到7382家,这是资本寒冬的先兆,亦是市场回归理性的征候。

  作为港股直播第一股的映客,是在那8位敲钟者中的一员。发行价3.85港元,开盘价4.32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2%。上市当天,映客的股价涨幅一度超过40%。

  但是,按照3.85港元的发行价,映客总市值仅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按2017年7.92亿元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多。相比2个月前,游戏直播平台虎牙登陆美股时的90倍PE,差距较大。

  就在一年前,2017年9月,市值72亿人民币的宣亚国际拟以28.95亿的价格,收购映客直播48.2478%股权,估值为60.5亿元。

  或许是为了避开证监会复杂的审核流程,增加成功概率。在宣亚没有足够的资金情况下,收购映客所使用的部分资金来自创始团队之手。但这样操作,交易完成后映客团队持有的宣亚国际股票已经超过目前其实际控股人。

  这起收购案被业界普遍认为是“蛇吞象”,映客被质疑“自己出钱买自己”,变相“借壳上市”,从而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映客的上市计划之激进,以及映客创始团队所面临的资本方的压力,这个背后是当时资本市场对于直播风口的看空,资本急于出逃。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小米身上。2018年7月29日,港交所里挤进了浩浩荡荡大约700余人参加小米的挂牌仪式。然而小米的情况是,估值从1000亿美元,缩水到543亿美元,后又惨遭破发。

  开盘后小米破发,后一度跌近6%;午后又波动下跌,终收跌1.18%。

  当天上午,雷军回应小米股价表现时称:

  因为最近大势不好,短期股价不是最重要的。过去一个星期焦虑的是万一跌的很难看,怎么见人。小米过去8年有起有落,但特别顺。这次IPO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最重要的是调整心态,把公司做好。

  紧随小米其后,美团点评破发的情况略好一些。6月25日,美团招股书披露。 这家常年亏损、竞争对手众多、业务布局分散的公司极少公布数据,美团IPO定价所对应的500亿美金的估值水平却饱受争议,“烧钱疯狂补贴用户”已经成为被广泛认知的美团标签。

  美团点评在上市第4个交易日就破发了。在美团IPO之前,估值就饱受市场争议;就最核心的外卖业务而言,阿里收购饿了么势必加剧行业竞争;收购摩拜也被认为是一笔并不划算的买卖。这三大担忧让二级市场投资者对美团望而却步。

  同样难逃破发命运的,还有宝宝树、蘑菇街等公司。

  2018年科技公司扎堆上市,然而全球的流动性都在收紧,股市低迷,面对这些估值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独角兽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价格倒挂已经成为常态。

  来自泰合资本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几十家TMT公司中,以最新价格计算,80%的基石投资人亏钱。如果对上溯到Pre-IPO轮,50%的投资人亏损,甚至还有25%的公司的市值低于再上一轮估值。

  创投寒冬

  12月28日,界面新闻发表了《2018,投资人从泡沫中清醒》一文,详解了创投寒冬下,投资者的观点态度和应对措施。

  寒冬期,创投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呈现“一九分化”格局。另一方面,寒冬期往往也是酝酿大变局的时刻,能够抓住未来趋势的基金将会崛起。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2018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总额约3800亿,同比下降55.8%。募资断崖式下跌的同时,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现象加剧、政策管理不明朗、资本回报率下降等问题也让投资行业早早感觉到了深秋的凉意,有人更直呼创投行业要准备过冬了。

  “整个市场短期之内就会进入相对停滞,或者放缓的情况。”宽带资本合伙人刘唯在之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投资领域的募、投、管、退四个领域中,退和募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影响。

  退出方面,近两年来,新一代发审委体系下审核趋严,让看重IPO退出的股权投资市场倍感“压力”。今年上半年,PE市场IPO退出案例总数量缩水超两成,导致退出端大幅下滑。

  另一组数据也同样能说明问题。据JingData的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新的私募股权基金数量为3111,比去年同期下降59.5%。据Zero2IPO称,上半年还进行了5795亿元人民币(843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同比下降10.7%。

  研究公司Zero2IPO称,投资公司为种子基金募集的资金在2018年上半年仅为38.2亿元人民币(5.59亿美元),同比下降53%。

  风险资本投资者不得不适应寒冷的气候,要么勇敢面对,要么调整策略。

  “也有乐观的投资者认为,暂时的困难不会影响长期机会。”说出这话的人是高榕资本的创始人合伙人高翔,他曾经参与投过美团点评的案子。

  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也表达过类似观点:资本的投资是有有效期的,一个风险投资基金投资期短则3-4年长则7、8年甚至更久,投资期内如果不投出去,基金的回报就会直接受到影响。

  许四清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冬天一般都是暂时的,目前的一级市场正处于过渡阶段。

  对于创业者甚至上市公司来说,过冬的办法就是开源节流。引申而来的关键词是“裁员”。

  首先是BAT等大公司社招岗位的缩减。知乎员工称“裁员比例或达20%”,涉及人数达300人;甚至还有留言称,“上午还在改Bug,下午就接到了消息”,“商业广告部门,当天谈裁员当天强制离开公司”。

  锤子科技也是大面积裁员;美团点评被曝年底裁员向应届生“开刀”,回应称是内部正常业务调整。

  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8年Q3),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需求的负增长,职位的收缩幅度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从需求端来看,互联网/电子商务子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达57%,在IT/互联网大行业中跌幅居前。就连此前火热的网络游戏行业受到网游总量、新上线数量限制和版号停发的影响,也再度出现招聘职位同比下降,三季度大幅减少48%。

  乐观的情况是,国家政策正在给予企业支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落实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的配套措施,决定完善政策确保创投基金税负总体不增;部署打造“双创”升级版,增强带动就业能力、科技创新力和产业发展活力;通过《专利代理条例(修订草案)》。

  这为市场注入了积极的信号。

  新势力

  2018并不完全是悲观的,这一年,依然涌现出了一批新势力企业。

  拼多多是全民讨论的议题。从消费降级到消费升级,拼多多的故事告诉我们,要认真找出来你的用户到底是谁。在这个场景中,“五环外人群”的需求被最大可能地发掘了出来。

  在资本的催促下,拼多多于2018年7月26日走向美股交易市场。拼多多将自己定义为新电商开创者。在电商市场完全红海,已经被阿里京东垄断90%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拼多多依然杀出了一条血路。

  据黄峥身边的人说,黄峥是典型的理工男,平时生活非常简单,来回地铁上下班,几乎不用助理。上市前夕,黄峥因为中耳炎没有飞到美国,创立了两地敲钟的先例。

  9月27日,根据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国B2C网络零售市场(包括开放平台式与自营销售式,不含品牌电商),虽然天猫依然稳健占据55%的市场份额,京东占25.2%市场份额,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8%;而作为“电商黑马”的拼多多迅速抢占了5.7%的市场份额,排名位居第三。    而最近,在微信的12宫格内,拼多多占据一席之地,拼多多的GMV同比增长率也高达583%。

  最近的一个现象是,我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都开始用拼多多了。而通过大量的运营和促销活动,拼多多也变得越来越”淘宝“化,它正在向传统电商巨头靠齐。

  美团点评在今年终于走向了上市之路。虽然也破发了。在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中,摩拜、网约车、供应链解决方案等新业务带来营收的同时,也带来巨额亏损。

  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美团点评在完成新的组织升级后,以吃为核心,建设生活服务业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科技服务平台。“

  虽然财报数据还不错,但是业界对美团的评价一直都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美团的业务铺得过广,树敌过多。同时,它的老对手,口碑和饿了么正在形成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也正处于整合阶段。2019年,本地生活服务还将有一场大战。

  小米也是一样。以500多亿美元的估值上市,雷军依然很高兴。根据首份财报,小米的营收、净利、手机收入、互联网收入等各指标大幅飙升,数据上的亮眼也让小米给投资者交了一份满意的成绩单。

  2018年必须要提的另一家新势力公司是小红书,6月初,小红书宣布完成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融资。与淘宝进行了更深的内容合作。

  2018年,小红书做对了很多事情。先是通过《创造101》彻底火了起来,扭转了之前跨境买手app的定位,全面成为女生标记生活的平台。

  根据三节课10月报道的公开数据,小红书在5年时间内,已经做到了1亿用户和3000万月活。综合各方的信息来看,小红书采用的策略是,内容优先于电商,占领更多生活场景。

  但内容社区极易被人复制是一个问题。小红书有非常严格的反爬行机制来阻止爬虫,为了获取大规模数据,必须进行IP转换。但这并不构成小红书发展的大阻碍。

  总体来看,2018年,我们不得不面对“寒冬”、“倒闭”这样的关键词,但也可以看到大公司存在的组织变革和新势力公司的崛起。借用美团王兴的一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2019六开彩开奖结果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2019六开彩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